十四toshi

超喜欢pinksuki!

病 【下】

爱您!!!!好看!

pinksuki:

KT。架空。


下一章完结。


 


******************


堂本光一觉得自己病了。


连轴转的工作中还好,惯性似的全情投入让人无暇多想。


可只要稍有空隙,即便片场外围十分钟的小憩,昨日种种便铺天盖地袭来,令人避无可避:


那人以狼狈的姿势趴在地上,斜挑目线苦笑望来的样子;


手足无措间目光闪躲又全身僵直地伏在他怀里的样子;


甚至是背对他从另一个人的臂膀间勉力打出OK手势的样子。


如果说昨日之前,他还能说服自己一切的反常只是出自于普通的好奇与好感,毕竟那么多年来无关与利益的社交生活已经空白太久,重拾后必然生涩。可今时今日,他已无法自欺——对于医生,的确有许多难以启齿的想头。


震惊过后,光一并没有惊慌失措。既然感情要来,欲望要来,就顺其自然。他心下并没把性别当多大的障碍,反而冷静地盘算起怎样才能再见人一面。


 


人,是在他家摔伤的,身为罪魁祸首,不上门致歉慰问下怎么说得过去。


 


决心下得迅速,行动上也毫不含糊。与医生短信电话多半迂回不出什么结果,光一干脆直接联络了理事长,本来就是事务所隐退的大前辈,这等小事还不手到擒来。果然,才将来意说明,对方一听是为了探病便立刻答应让秘书将地址信息发给光一。


拿地址一事做得干净利落,可真到了打突击的时候,人又免不得开始踯躅。平常人情往来都有团队打理,可这回是要紧的私事,光一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鬼使神差地想到了冰箱里头失了踪影的抹茶冰淇淋。


讨好胃,总是没错的。


 


开门时刚明显才睡醒的模样,一身防备还来不及上工,散漫柔软到自带光晕。松松垮垮的睡裤上面,是一条领口大开的棉质白T,肩颈处平日里藏得很好的黑痣就那么大剌剌地袒露在光一面前。乱发之下,一双因为惊诧而睁得分外大的圆眼令时间停滞了两三秒,指针漫长的摆动间,光一注意到最初的惊异褪去后微弱起伏而来的潮涌,波澜太小太淡令他看不大分明,但直觉告诉他医生对他突击来访并不十分意外。


一通兵荒马乱又毫无营养的寒暄之后,场面迅速冷了下来。


明明才被马内甲称赞过话术水平见长,可才几个小时,速度被打回原形。大脑空白了几秒后终于记起用抹茶冰淇淋来救急:


“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随便买的,不要介意。”




怎么可能不介意。


刚望着桌子上一堆尺寸、品牌各异,还带着便利店新鲜凉意的抹茶冰淇淋,梗在胸前的一口气令他几近失语。对感情再迟钝,他也能明白堂本光一看似笨拙的步步紧逼后面藏得到底是什么心思。


“谢谢。”


干瘪瘪地道过谢,随意取了一盒离自己最近的,揭开纸盖,冰淇淋在火热的手心中已经有了融化的趋势。刚心不在焉地用小勺沿着盒身刮了圈送进嘴里。甜味已经失了踪,好苦。




早上理事长久违地给他打了一通电话,慰问过脚伤之后谈了每年北海道轮诊项目的细节,这是某个慈善基金会牵头的动物医疗支援项目,刚从入职开始便参与其中,找他聊这个倒也无可厚非。可电话最末向来从不过问员工私事的理事长一反常态地关心了下小医生的个人感情归属问题,令刚陡生警觉。


能够从艺能界漂亮转身到投资领域,哪里都混得风生水起的人自然不会把话说得太敞亮。只是老生常谈地抒发了几句找伴侣还是要志趣相投、门户相当。


如今看来,这话已经说得相当客气与艺术了。


还有比他与堂本光一更离谱更不门户相当的么?




在自家门前见到那张不该出现的脸时,刚心中已然雪亮,理事长显然洞悉到什么,却把球抛给自己,附赠若干温柔敲打。


扪心自问,他的确对人动了意,可尚不至于泥足深陷,再混乱再晕眩,都有一丝残存的清明告诉自己:他与堂本光一,的确不是一路人。


在六本木深处终日与猫犬对话的平凡医生与在涉谷街头多驻足一秒都会被尖叫淹没的舞台巨星,从本质上来说并没有贵贱之分。倘若性别得以转换,她与他牵手,风波过后或许还能成就一段佳话。可现实不容假设,一时激情之下或许能并肩走一段荆棘路,可之后呢,谁能保证再回首依然不后悔不怨怼,甘之如饴世间所有的误解与苛责呢?


心思翻动间一盒抹茶冰淇淋已经见底,白色小勺还在漫无目的地画着圈。


堂本光一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冰淇淋我就厚着脸皮收下了,受伤的事你不用愧疚在心,保险可以cover所有的治疗费用,工作的医院也大方地给了好几天假期。无论金钱人事,我都没有什么困扰的地方。”


言下之意,你才是困扰本身。聪明如堂本光一,怎么会不懂。


“是不是有人找过你,对你说了什么?”


虽然没猜到点子上,可刚依然佩服那份出众的敏锐。他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心软,不能后退:“这话我不是很明白。我是医生,你是我的客人,所有往来诊疗记录都一清二楚,有谁要来找我?能对我说什么?”




语气还是一贯的软绵,可划清界限的意思确一目了然。


堂本光一也算刀光剑影里闯过来的人,作为自我保护机制的一种,早习惯不将真实情绪过分外露,但此时任摈不住地白了脸。


“医生?客人?”


无意中扯高的音调重重敲击在堂本刚心上,突然袭来的难过远比他预料的要深,可他只能倔强地回视,以表达自己的态度。


“不然呢?”对方无力掩饰的痛楚神色令刚差点缴械,他垂头眨了眨眼,语气终于平复了些:“当然,如果你不嫌弃,我们也可以做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


声音蓦然逼近,刚不由得抬起头,却正好对上光一无比复杂的眼神。


他居高临下,一字一句地敲打着刚的心脏:


“堂本刚,你搞清楚,谁要和你做普通朋友。”




骄傲不允许光一说再多,他还算冷静地转身、找鞋、关门,没让眼神泄露内心的翻江倒海。只是门合上的瞬间,在心头盘桓许久的话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即使此时此刻有些可笑,也依然想传达给对方。


“你知道的,我喜欢你。”




门内人取冰淇淋的手在空中停滞了一秒。


第二盒冰淇淋的卖相明显更糟了,绿油油混沌的一团,在视界中模糊不清。


刚闭上眼啜了一口,苦意在口腔内立刻铺天盖地。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也喜欢你啊。”




可惜走掉的人已经听不见了。


 


----------------------------------------


 


上次不欢而散时两人都没能说句再见。氛围狗血到那种情势,双方均始料未及,等冷静下来自然觉得至少在短时间内还是不见的好。


可谁都没料到上帝的玩笑会来得那么快,也就一个礼拜的功夫,又让他们狭路相逢了一回。


这次到不是在医生安静有余温馨不足的诊疗室,而是台场F电视台的录制大厅,众目睽睽之下。


 


医生受邀来参加一档宠物主题的综艺节目,普及科学常识、传播人间大爱。


本来候选人有好几位,简历送上去,制作方立刻被医生那双清澈的大眼杀到了。皮相历来与收视率息息相关,医生嘉宾颜值高点,连向来演技捉急的二流女明星在镜头面前都能对动物表现得更热爱些。


而堂本光一才经历完36小时的连轴转,被马内甲强压着在家睡了八个小时。睁开眼后立刻面无表情地对照日程表开始新一轮征战。


他最近工作的劲头让身边staff很是心惊,大家私底下揣测了一圈,却愣没往感情问题的方面想,自他出道,事务所对各路女明星女主播甚至女粉丝都高度戒备,「防火防盗防绯闻」这行大字只差没写在团队工作守则的第一条,说堂本光一失恋,头顶劈三百个雷也没人信。


 


提早结束了排练工作后知道熟悉的制作人在隔壁大棚录综艺节目,节目中还有同事务所的后辈,于情于理都应该去打个招呼。然而到了现场隔着几重人,却一眼就瞥见了最思之欲狂又有点避之不及的对象。


堂本光一按捺住心头的波动,平静如常地上前与熟人见面寒暄。


电视台好歹算他半个主场,这点演技都没有,也不用混了。


轮到堂本刚,制作人正想拿姓氏作梗引出开场白,光一先扯出笑容,


“刚せんせい,许久不见。”


众人在旁应景惊呼哎呀你们二位居然认识。


刚在一片喧闹声中都没有听清楚自己在胡乱答些什么,他只注意到不知因为妆容还是消瘦的缘故,堂本光一的五官从精致里透出一股分外的凌厉,而周围人有意无意的众星捧月,令这股凌厉叫人望而却步。


幸好双方时间都有限,没能留几分钟让在场的甲乙丙丁都与J社的当红艺人发展下友谊,堂本光一一行人来得迅猛,走得也利落。


 


重新回到聚光灯下,小医生到也能把心思收好,继续顺着台本绘声绘色地讲他的“与宠物相处的5N法则”。可等一小时后在电视台门口的排队打车长龙中妄图放空时,竭力压在脑中最隐秘处的那个影子,还是不由自主地飘了出来。


豆大的雨点砸在映着霓虹的水塘里,带出的声音既机械又冷峻。


刚又想起了几天前那句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表白:


你知道的,我喜欢你。


他用力甩甩头想挣脱泥沼般的情绪却徒然,心下不禁惶惶,似乎再假以时日,这句话足以成为困住他一辈子的魔咒。


就在此时,一辆红色跑车不疾不徐地在面前停下,速度力道刚刚好,连水花都没有多溅起一朵。车窗摇下,露出施咒人的脸:“上来。”


 


刚窒息了一秒,疑心是自己的幻觉。


可周围人的眼光太犀利,片刻的功夫,议论声已经嗡嗡响成一片。


车窗后的那张脸明显有些不悦,加重了语气重复一遍:“上来!”


刚咬牙开门,深悔怎么就没AD桑的劝等台里的车折返回来送自己。


 


一路无言地开到家,车才停稳,刚低声道过谢正要下车,却被人按住手臂,


“连茶都不给喝一口么?”


方才上车时,心神俱乱没听出异常,这回车厢内分外安静,光一沙哑中透着疲倦的声音就凸显了出来。


堂本刚对路边的猫猫狗狗都容易爱心泛滥,喜欢的对象在面前示弱,自然无法装得和铜墙铁壁一般。


可才领人进家不到十秒,他忽然回忆起一个不得了的细节,足以让自己的一时心软演变成一场天大的笑话。


然而一切都晚了。


 


佐藤送的那本08年SHOCK场刊就大剌剌地躺在桌子上,想要毁尸灭迹都不能。


出门的时候怎么就忘了和生活垃圾一起带下去扔掉!


 


等勉强回过神,身后的人已经在耳旁轻笑,


“原来刚喜欢我这个样子啊~”


尾音拖得极长,别有意味。


刚转过头想解释,却被光一眼中异样的神采震得说不出话。


下一秒,有人抬手脱下不知价值几何的昂贵外套随手扔在脚边,一边往刚的方向逼近,一边手法利落地解衬衫扣子。


刚阵脚大乱之下,开始口不择言:


“你别这样.....我们做普通朋友不行么?”


他不知道自己面红耳赤眼神闪烁的样子有多招人。




“不行。”


 


本来打算在死局里奋力一搏、已经准备听天由命的堂本光一觉得过去几天真是傻透了——有人钻了牛角尖,他非但没想着把人拽出来,还一头跟着栽了进去,简直智商为零。


不是他自恋,早知道用色诱那么简单的法子就能将人逼出行迹,他根本不在乎多用几次。


 


扣子解到胸前第三颗,刚也被逼到了墙边,若墙壁上再多出进犯者的一只手,那就完美地再现了最近在电视上大热的某个挑逗姿势。


到了这一步刚反而开始走神,他目光沉沉落在桌上那本犯了错误的华美场刊上,忍不住想若是佐藤知道他与堂本光一的诸多纠葛,怕是要友尽了。


仿佛是要印证他心中所想,方才被两人遗忘的大门,此时门户洞开,冷风涌入之后,屋内的情热温度总算降了一降。


刚转过头,发现佐藤与准一并肩站在门口,不知道看了多久。


 


“不是你想的那样!”刚飞速反应过来,须臾之间额头已经沁出一层汗。他想奔过去解释,肩却被眼前人牢牢扣住。


相较之下,堂本光一要镇定地多,抬手将解开的扣子重新缓缓扣上之际还不忘接口:


“就是你们想的那样。”


刚瞪了他眼,顾不得挣扎无效,嘶声向佐藤:“给我十分钟时间,我把这里处理好了就和你解...”


 


门砰地关上了,出手的却是准一。


他转过头,扯了扯佐藤的手,将她从魂不守舍中摇醒。


“走吧。相信我,他们十分钟肯定解决不了~”


 


--------------------TBC----------------------


 


 





评论

热度(498)